MAN

我不是摄影家

上班路上

MAN:

上班路上,总是少不了拥挤的人与车、尘与土,也许城镇化的中国在最基础的县城就是这个样子吧。
城市在变,人的衣食住行在变,人的心境、理想、欲望、价值观、审美观等等等等都在或多或少的变,不变的恐怕只有记忆……
上班路上遇到了她——初中时的一个女同学。年龄的变化、穿着的变化,抑或还有体型、气质等的变化,再加上一幅大大的墨镜遮着眼和眉,本应该已经认不出来了。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,因为她初中时似乎躲着别人、慌不择路的走路姿势依然未变。如果她的走姿变得像她的容颜一样可爱,像她的穿着一样优雅,我肯定认不出来了。
记得她从小就是班级里长得最可爱、学习最优秀、老师和同学最喜欢的一个女同学,她有着秀兰邓波尔一样天真的笑容和灵动的眼睛,头顶着天生洋气的卷发。她的笑容总伴随一个独特的动作:不是哈哈大笑,也不是抿嘴微笑,而是牙齿轻轻咬着舌头,而那舌头却是左右打了个折。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的笑容。
不知道她的家庭发生了什么变故,她开始变得无精打采、郁郁寡欢,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泯于众人。她肯定是在自暴自弃,因为她还和班上一个很“坏”的男生走的很近很近,常常当众“打情骂俏”。这一切对于好多同学,都觉得不可思议,难以理解。
再后来,本无多少交集的同学们去了不同的高中、大学,再后来就没见过了。
如今,再遇见,完全就是路人甲、路人乙,面具下的人生让我们从熟悉变得陌生。
不管她变成了什么,我变成了什么,任何人怎么变,记忆未变。生活还在继续,小桥流水,一粥一饭。人活着,脚还得往前迈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MANMAN 转载了此文字